摩根大通亚太监管战略主管:中国引领世界经济增长六大风险点需解决

南都讯 十一长假以来,一系列“最严”房地产调控全国开花,人民币汇率也持续走低,中国经济如何持续发展成为大到国际形势,小到百姓口袋的热门话题。近日,摩根大通亚太监管战略主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亚太部主任、乔治城大学副教授阿诺·辛格博士做客“前海创新研究院杰出学者讲座”,以“全球经济增长和亚洲经济展望:中国的持续发展”为主题发表演讲。

摩根大通亚太监管战略主管:中国引领世界经济增长六大风险点需解决

美国金融环境保持良好,亚洲在缓冲期进行调整

目前,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已是事实,但从全球经济真实GDP增长率来看,以中国为代表的一些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实际增速依旧保持在6%以上,新兴亚洲经济体领先了全球的经济增长,可以说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即便IMF因其经济复苏的不平衡将对其的经济增长预测从几个月前的2%以上调整为1.6%。

辛格对美国经济的发展依旧持正面积极的态度。他列举了美国发展良好的几个方面。首先,它的劳动力市场非常强劲,接近充分就业,企业利润也非常高,金融业利润达2万亿美元,其他行业也接近1.5万亿美元。其次,其房地产市场有着很好的表现,房价恢复到2008年危机前水平,家庭组建随着经济回暖呈上升趋势。整体来看,美国金融的环境保持良好。然而,其经济增幅变化不大与其工资涨幅、消费、生产率及创业企业的数量息息相关。大部分机构都预测,美国将呈现“工资无增长”状态。2010年前,美国的平均全要素生产率曾达到近1.5%,而目前该值低于0.3%,也远低于历史水平。生产力增长率的下滑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商业活力,然而,许多行业初创公司的数量和以往相比在减少。而美国如果想促进经济增长,就需要有效运用资源,提高生产率。

辛格又把关注点聚焦在亚洲。他分析,根据最新的IMF预测,亚洲继续领跑2016经济增长(5.4),其中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领军者(6.6),但是这个预测在核心上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原因有三:一、生产力在持续下行;二、全球/区域性的贸易进入停滞期;三、更高的杠杆以及更紧缩的融资环境。因为亚洲非常依赖贸易,所以全球贸易增速放缓对亚洲的影响最大。从亚洲选取的部分国家来看,信贷都保持强势增长,意味着融资门槛低,但不利的是,如果资金利用方式不恰当,不断增长的企业债务既不能拉动生产率提高也不能支持经济增长。对此辛格博士表示,虽然对亚洲发展有债务过高和贸易疲软的担忧,但他认为亚洲的现金账户和资金储备可作为强力的缓冲,在缓冲期进行调整。

中国经济下行有六大原因

辛格还详细就中国经济现状进行了分析。中国经济下行有六大原因。

1.资本外流。根据图表可以看到,中国的直接对外投资自2014年以后总体保持增长态势。

2.产能过剩。以传统能源和重工业为主的产能过剩严重,工业产出的名义增长率自2011年以来总体呈疲软态势。

3.信贷激增。GDP的增长某种程度上由信贷增长拉动。大量信贷无形中增加了风险和不稳定性。

4.固定资产投资过剩。国有企业大量投资以房地产为主的固定资产,在拉动GDP的同时也带来了风险。

5. 企业债高企。企业债务自2014年以来不断走高,基本面的弱化为不断增加的债务带来承兑风险。

6.潜在贷款减值。基本面的弱化伴随着贷款的激增,为企业带来贷款减值的风险。减值贷款将对企业造成资产缩水的不利局面。

辛格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模式需要一些改变,首先要减少对投资拉动经济增长这一模式的依赖,在减少对没有投资需求领域依赖的同时还要减少对信贷的依赖,转向由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需要重新平衡拉动中国经济增长各要素的比例,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以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来拉动经济的增长而不是仅依靠投资来驱动中国经济的发展。”辛格总结道。

版权所有:中国亚太经济合作中心
    技术支持:泽旭网络
网站管理:亚太网络技术中心
    邮   箱:zgyt010@163.com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9号 

    京ICP备15062482号  公安备案号:11010202007768